查看: 660|回复: 2

白案经济and面点师之乡安徽怀宁江镇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4-11-10 01:29
  • 签到天数: 14 天

    [LV.3]草塘结庐

    21

    主题

    65

    帖子

    394

    积分

    江湖新秀

    Rank: 3Rank: 3

    积分
    394

    活跃会员

    发表于 2014-8-13 01:00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  走在江镇上不见面食一条街,江镇人请我吃饭,桌上并无面点。这个既不产小麦面粉,也没有以面粉为主食的饮食习俗的乡镇,却是闻名遐迩的首个“中国面点师之乡”。

    江镇是怀宁县江镇镇的口语化简称,古老而年轻。其镇上街道同安庆大多乡镇一样,依路旁而建,并无特色。我在街头找到与面食相关的店铺,仅是蒸发面点的辅助原料,食用香精和做蒸笼的篾匠手艺人。这算得上是江镇面点相关的一点特色,而这特色之外还有一点也让人意外,江镇不产毛竹,做蒸笼的竹子是从太湖运来的,而这篾匠手艺人也不只是江镇人是石牌人。香精专营店的香精却是江浙工厂在此的代销专售,本地也不产香精。


      随着巴比、德比、麦喜、新合、何氏、万福、上羊、下沙等众多颇具市场知名度的江镇白案连锁品牌的形成,江镇白案的品牌效应正在日益突显。据统计,江镇镇3.7万人中有近2万人从事馒头等面点行业,从业人员中1年赚5万多元的占40%,全镇每年可赚回4个多亿元。这个似乎与面点无多大渊源的江镇,在3.8万人口中有近1.5万人外出从事馒头、包子等面点行业。这1.5万人如“星星之火”遍布全国各地,甚至在陕西、山西等以面食为主的地区,都有江镇人的身影。这种“蒸”功夫书写着怎样一种传奇。



      江镇人如同面粉发酵时富态在每年春节前后显示出来,至少这个季节有两种人笑得合不拢嘴,一是安庆出租车司机,二是银行。随便坐上一辆出租车说声到“江镇”,司机不说二话欢快打起方向盘。过年,从安庆包车回家已是江镇人出手大方事之一。每至过年,江镇银行也变得繁忙起来,面点师的空手出门捏钱回家,全镇每年可赚回四个亿的收入,江镇农民人均储蓄、存款总额近几年居全省第一。四个亿,要盖几个工厂才有的收入啊。


      有钱的江镇人牛气冲天


      过年时,江镇街头车水马龙,挂着各地牌照的车辆让江镇一下又变得拥挤起来。每到这时,因车刮擦、让车引发的纠纷,让镇上分管政法的干部有些头痛。尽管是小事一桩,可有钱的江镇人牛气冲天,豪情万丈啊。


      一位在城市当教员的朋友回家说他夫妻加上儿子工作,收入也不低,可过年回家与兄弟不能比———哪个人不是十几万十几万的挣,上桌打麻将他都不敢。


      民间资本的雄厚让乡镇政府的官员既自豪又有些尴尬。面点师们用勤劳之手换成绘有全国风景的人民币,并不能让江镇当地经济从根本上实现腾飞。藏富于民,但与江镇镇关联度不大,镇还是那个平淡无奇的镇。


      一个社区书记告诉我,为了公益事业他吃盒饭住地下室到上海、江浙一带城市“化缘”,好不容易从同乡那筹了几万元。我能理解这些“父母官”之苦衷,一方面他们在新的经济增长中,无法分享到“江镇馒头包子”的成功,另一方面一代代可以依赖的价值观正在崩溃,毕竟不是明清时的“徽商”,有了银子回家乡光宗耀祖。新一代的“江镇人”有不少移民大城市,大城市的高房价对有钱的外地人来说也不成问题。


      “一对夫妻两口锅”终成大产业


      江镇有东南西北四街。走在整洁的街上,车辆行人不多,居民区中绿树成荫、鸡犬相闻,街头多为老人小孩。这里老人无论贫富都显得从容安详,并没有为了拼经济“杀出一条血路”的那种慌张和戾气,但这里的殷实富有,使我体会到了蕴涵在乡村土地里的坚韧与力量。


      与其他乡镇相比,江镇并没有什么优势,交通不便,资源不多,它的地理位置也有尴尬:远离县城,到安庆要经过洪铺、山口,唯一的好处是石化厂的风因重山阻隔吹不到这里。


      寂静的乡村世界,只有两种力量到来时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一种是工业技术的引进,传统农作物品种的更换,另一种则是思想意识形态的改变。在超过30年时间里,是意识形态重塑了江镇。这就是江镇人的顽强的商品意识和吃苦耐劳精神。江镇人在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,男去祁门伐木扛木料,女到江南采茶。80年代至90年代又有一批人到城市拾荒做废品回收生意,还有一部分人到南方做电子。现在这些并没有成“市”,形成独特“江镇现象”是蒸馒头包子。“一对夫妻两口锅”的面点店遍及全国后,终于形成大气候,现在有460多家连锁店的上海巴比馒头闻名中国,随后,北京、杭州、广州、深圳出现了十七个具有市场知名度的连锁品牌。


      江镇“蒸”功夫在哪里?


      江镇“蒸”功夫在哪里?67岁的何承寿说起来颇有神秘感。他说江镇人在外蒸发馒头离不开家乡的酵母,这是一种独特的发酵引子,只能在面点师之间相传,外人得不到,这种料子只有镇上有。何承寿有四个儿女,个个成家立业,除一儿子外,另三个立的都是“面点”业,一年四季在外。在何家老屋还有一位考上安徽大学,毕业后在一大学当辅导员,这位本村引以为傲的大学生受家乡人感染,弃职发馒头。毕竟是大学生,有头脑,自己当老板,雇人做,当了几个店的老板。


      顺着何承寿的指点,我在镇上找到了香精店,店很大,货少牌子多,货架上一溜各厂家代理牌子。店柜台有些灰尘,一年中只有面点师出门时才光顾一次的店铺有点冷清,女老板是江镇美人,对我的采访有问必答,热情坦诚。我要是追究这酵母究竟为何物,她也会口无遮拦说出,我觉得没必要刨根问底,好酒还有一个原产地保护啊,无须揭秘,江镇馒头打响全国肯定有他的经营方法。


      斜风细雨中的江镇


      江镇镇江家嘴民族村书记何智洲是个热心人,他如数家珍说起了村里的发展史,斜风细雨中领我去老街、老渡口去寻访古迹。因日军炮火、水灾,老街已不复存在,只有一点残存。皖河在不到百年时间内也改道,只留下浅浅水渠。当年这里酒肆林立,码头泊船无数。这里与下一古渡山口相望,通江达海。然而繁花尽随流水去,这里变成了芳草萋萋、小河淙淙、白鹭飞翔、肥沃膏腴的原野。


      在近距离观看古街遗址之后,我又选择了江镇边大石岭山顶俯瞰全镇,这里三山一圩半分水,阡陌交通。看不见工厂烟囱,没有机器轰鸣,安逸平静。江镇如出水清莲没有雕琢,她在自己的天地里独自烂漫,没有现代化气息的乡镇宛若优美的中国古典山水画。


      在与江镇镇一位副书记攀谈中,我说:“江镇如果停止10年不发展,将来说不定比发展更有出息。”他点头称是,很快,他一怔,又连忙说:“肯定要发展的,江镇正在抢抓发展机遇,构建发展平台。”采访得知,江镇镇去年始已在该镇联山村新岭头,规划500亩为工业集聚区,起步100亩已“三通一平”。江镇商贸城、面点辅料城、上丰一石矿已开工建设…….。


      上个世纪至今,我们都在重复着“乡镇复兴”的伟大设想,我们都知道“中国的秘密在农村”,但我们似乎越来越远离而非接近答案。


    61016013.jpg

      进入江镇的公路边树立一广告牌,铁皮包裹,并无内容,可能在招租,也可能是一时找不到合适内容而空着。在一个没有面点之物产的“中国面点师之乡”,这广告词如何写?


    楼主热帖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擦汗
    2016-7-24 14:42
  • 签到天数: 129 天

    [LV.7]轻舟飘渺

    3

    主题

    285

    帖子

    1551

    积分

    江湖大侠

    Rank: 6Rank: 6

    积分
    1551

    热心会员

    发表于 2014-10-10 19:43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怎么我看着,还都是土包子呢?能否再上一个档次?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